页面载入中...

丹麦诗人获上海国际诗歌节“金玉兰”大奖

  或许由于日益加强的全球化,“Heimat” 这个概念年目前正经历着复兴。今天,“Heimat”的概念被进一步划为一种实践和策略,因为它代表一种有意识或潜意识的行为,把周围的环境置于一个有意义的秩序,传达认同和自我意识。

  在这次展览中,“Heimat”的浪漫怀旧思想与乌托邦和参与式思想一样多姿多彩。艺术家们在现场制作,他们的作品表露当地环境的原有的结构和提出对这些结构的另类的当代解释。

  ——策展人杨天娜 

  这些欢欣的感叹,是金婉鑫作为副司机的“初体验”。考上副司机后,还需跟车20万公里才可能成为真正的动车组司机——那是将近2年以后的事了。

  列车停靠时,金婉鑫试坐过司机位,瞬间感觉不一样:“开车很紧张,要一直盯着钢轨、接触网和邻线,不会再想着看风景。”

  一列火车,旅客少则几百,多则上千,春运时人满为患。9日,金婉鑫在朋友圈分享了福州站人头攒动的照片,配文“春运倒计时”。她说,“看见老人、小孩带着笑坐上你开的车,觉得肩上责任很重。”

  跟了多位师傅后,金婉鑫注意到,高铁司机有“强迫症”。比如,做事情要按特定顺序;再比如,有个师傅到站停车喊了十遍“左侧”,就怕开错门。

admin
丹麦诗人获上海国际诗歌节“金玉兰”大奖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