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载入中...

青年画家画《钟馗消夏图》萌翻网友

  运用西方小说技巧

  我的第三部小说是一九五五年在《大公报》连载的《七剑下天山》,这部小说是受到爱尔兰女作家伏尼契的《牛虻》影响的。牛虻是一个神父的私生子,后来成为革命党人,父子在狱中相会一节,非常感人。我把牛虻“一分为二”,男主角凌未风是个反清志士,有类似他的政治身份。女主角易兰珠是王妃的私生女,有类似他的身世。不过在中世纪的欧洲,教权是可以和王权分庭抗礼甚至高于王权的,清代的王妃则必须服从皇帝。但“戏剧性的冲突”就不如原作了。《七剑》之后的一些作品,则是在某些主角上取其精神面貌与西方小说人物的相似,而不是作故事的模拟。如《白发魔女传》主角玉罗刹,身上有安娜·卡列尼娜不能忍受上流社会的虚伪,敢于和它公开冲突的影子;《云海玉弓缘》男主角金世遗,身上有约翰·克里斯多夫宁可与社会闹翻也要维持精神自由的影子;女主角厉胜男,身上有卡门不顾个人恩怨、要求个人自由的影子。

  从《七剑下天山》开始,我也尝试运用一些西方小说的技巧,如用小说人物的眼睛替代作者的眼睛,变“全知观点”为“叙事观点”。其实在《红楼梦》中亦早已有这种写法了,如刘姥姥入大观园是刘姥姥眼中所见的大观园,贾宝玉的房间被她当成小姐的香闺,林黛玉的房间反被她当成公子的书房,而不是由曹雪芹去替她介绍。不过,在旧武侠小说中还是习惯于由作者去定忠奸、辨真伪的;故事的进行用时空交错手法;心理学的运用,如《七剑下天山》中傅青主为桂仲明解梦,《云海玉弓缘》中金世遗最后才发现自己爱的是厉胜男,都是根据弗洛伊德的潜意识理论。在西方小说技巧的运用上,我是不及后来者的,但在当时来说,似还有点“新意”。

  历史方面,我采用“半真半假”手法,主要人物和历史事件是必须真实的,次要人物和情节就可能是虚构的了。《萍踪侠影录》基本根据正史,《白发魔女传》则采用稗官野史较多。《萍踪侠影录》曾被改编成京剧,一九八四年十一月在北京演出。这是大陆自一九四九年以来第一个改编自武侠小说的京剧。小说以明代“土木堡之变”作背景,我写了一个真实的历史人物于谦。于谦在明英宗朱祁镇被入侵的外敌俘虏之后,明知会有不测之祸,毅然不顾,另立新君,他非但挽救了国家的危亡,而且在击败外敌之后,力主迎接旧帝回来。后来朱祁镇回朝,发动政变,夺回宝座,果然就下旨把他杀掉。这是历史上著名的“忠臣悲剧”,堪与岳飞的“风波亭”冤狱相比。我是含着眼泪写于谦之死的。

  加拿大肉品生产商枫叶食品公司执行长麦凯恩(Michael McCain)发布推文称,自己有个同事失去了妻儿。据悉,罹难的加拿大公民中,有该公司员工的妻儿。

  麦凯恩称:“不受制衡的美国政府领导阶层想出一个拙劣计划,企图转移焦点、摆脱政治困境。”报道称,麦凯恩虽未直接点名特朗普,但将矛头指向身处“华盛顿”的破坏中东地区稳定的人。

  而加拿大著名电台主持人阿德勒(Charles Adler)更直言:“如果不是特朗普杀死这名将领的决定,我相信那些在乌克兰航空公司752航班上的无辜者是不会死的。”

  加拿大总理特鲁多表示,加拿大要替罹难者伸张正义,将罪魁祸首绳之以法。他在受访时说,假如中东地区的紧张局势未在近日加剧,那些遇难的加拿大人现在会在家里与亲人团聚。

admin
青年画家画《钟馗消夏图》萌翻网友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